芒穀

声音嘶哑了 嘶哑 写干了的白板笔在木块上呻吟

《偷 窥》

纸白色的灯笼里住着一颗萤火虫,

于是灯笼变成绿色

树皮如你所愿长成砂纸,

砂纸的颗粒全都变成钉子


白天做个发酵的梦

嘴唇紧贴嘴唇流下眼泪

所以请求——


一定把誓言打破,埋在云间吸食糖果啫喱

一定把眼球左侧的昆虫腿拿掉,吻你吻过的空气


船桅嘲讽挂着的破布

风帆,风帆永远是昨日旧梦

——叠成塑料纸片

哗啦一下全飞走了飞走了

一切窃窃私语的苍蝇腿,

都是我憎恶的眼睫


忠贞女神射下一枪


子弹躺在紫瓶盖里

血,我嘴里默默流

{ 2018-09-26 /4 /20 }

阳光空烧、空烧
眉骨滋滋响
你的眼眶被晒成干枯的河床
萎缩的半边柠檬
或者散发令人垂涎的烤肉香

撒点盐吧——
盐至少让人生理性流泪
在篝火的饥渴死绝之前

太棒——
绷带扎成上等的白玫瑰
如舞鞋上的晕光交叉缎带
但一切温粉色不会降临

踮起的脚尖踩碎你、踩碎你
我拆开那束花
花把我搂紧、紧到脸上泼了红漆
你在沉池前最后一秒,得到了少女的颜色
你在沉池前最后一秒
在我芒草丛生的身体里死去

{ 2018-07-21 /3 /9 }
 

乘昨日之风
粉红的象吞并艳蓝的底
今天活着的同时你于昨日死去
在消融的记忆面前

浪每天被溺水之人舔舐烧毁
……嘻,才怪
悲伤缺乏重量
因此世界安然,安然,每日安然
安然带来酥麻的永死

那么请给我燕麦一般甜美多汁的、甜美多汁
又轻易捏碎
暴力浪漫的爱
在拂晓跌入白沫之前
在抵挡昭告无能的光煌之前

{ 2018-07-13 /2 }
 

关于我对事物的亲密感受

*西川同题仿诗


于是我成为一针毛料,亲昵地伏上驼背的眼睛。人眼总看不到自己驼着的背,所以他们看不到背上的眼睛。

于是我成为一道凝滞中的五官,光影不再就谢绝出席。它是孩子们青睐的单色卡纸,有了轻盈的优点剪起来没有声音。

白天我走在梦里,雾踏在头顶。电线杆死在脚下,人们警告我站稳了小心跌进晴空的桎网里。

走在电缆上抬眼对着地面数羊终日不能惶惶,自此得偿所愿抛售睡眠出亡。多年来第二昼重复至今,爱人卷成磁带机问问问不曾厌烦问前夜收割的梦境是否美艳至极。

于是人看到树成为烟,风比树更暧昧。忽然全世界的树都逃走匿迹,新孩子们好奇树的概念,有人狡黠地笑笑说就是我们偷偷在瓶子里养的那株桂花。旧孩...

{ 2018-06-09 /6 }
 

碎念

昨天晚睡得以听到试探的软雷和暴雨的前兆。前兆是有声音的吗?或许只是一种事后徒劳的历史总结,多年以前被遗忘的梦境预感,过往经验总和的一种综合推理。离一点还有一刻钟多一点,雷声真的很软,渐入的,咕哝的,像挪动新家的家具和未拆封纸箱,一种新生活的响声。响声渐频,大了一点。但安静的时候很安静,想要抹掉前面的声响的感觉,托出空调向外吐气的发动机声音。能听出天空很干燥,磨砂纸的那一种。下不出雨来,大概是天上的水管堵了。人的窟窿没有谁可以堵住。眼睛在人造光下很容易疲劳,我也只是越来越困而已。但躁,闷热,翻来覆去,最终没静下心看任意一篇文章就到了两点,于是我酸胀着眼睛和鼻子还有状态不明的喉咙,睡觉去了,希望做...

{ 2018-06-05 /4 }
 

外面电钻装修的声音绵长得像猫叫。我的睡眠是闹铃塞进棉被里,第一次醒来源自于一条预想外的回复,我举着伞在焰火一样的阳光中睁眼。第二次醒来是在中等大小教室里被一条棕色的快速挪动的影子吓到,一只壁虎。后来它钻到斜对面男生踮起的鞋底下,我屏着呼吸不想看它,又忍不住看它,对于任何生命而言天塌了好像总是那么容易。人老bb自己死了千万遍。但是?
第一次看波德莱尔不是恶之花,是巴黎的忧郁。想看只因为他的某段描述。种草的书都排队好久了,看的总比收的少。
夏天我总是醒的很迟。身体比冬天的水平慢两倍,思维可能是身体水平的平方的平方的平方。意识远如山边的回音褪色边缘。有些事情我反应了两个月才反应过来,对身处圈外的局面在昨...

{ 2018-05-23 /6 }
 

醉鬼的谈话

*OOC,勿上升真人,yt cp向


一、

    地上全是酒罐,乱阵骑兵一样东倒西歪的,不像打了一仗倒像扔了武器吵嘴吵乏了。分不清早晨还是正午的阳光在窗帘间翻着,灰尘也煮开了在上下滚腾。两滴光斑落在他手上,要点燃他的指尖。


    影子被切割成稳定的几何图形,天然的七巧板,好像告诉人什么事情都会和解。就像畅销书不厌其烦地用柔光甜腻过饱和的色彩温柔对你说,没有什么到不了的明天。


    Fine,没有什么到不了的明天。下一句是什么?...

{ 2018-05-08 /17 /78 }
 

五四青年节快乐

*段子,勿上升_(´ཀ`」 ∠)_

羽生结弦收到“五四青年节快乐”这条短信是感觉好笑的,因为日本没有这个节日,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觉得发短信的人可爱。他恨不得下一秒飞到哈尔滨去找那个中国青年,然后摁住自己的头顶说冷静,对方马上就要打包好来tcc了,还是没忍住漾出一脸笑容来。

金博洋发出那条短信的时候是崩溃的,因为他马上意识到了那个“美丽的错误”,也因为他的对话框沉寂了太久他实在忍不住找个话题来,现在他只恨不得做一只瓮中之鳖,最好里头还有泥能把自己包起来。谁也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。他抠着脸上的快消了的痘印蹲下去,再挪开指缝看屏幕。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上百度查此社交软件有没有撤回功能,好像大家...

{ 2018-05-04 /12 /121 }
 

惊蛰

*OOC,请勿上升真人qaq


*写个纯良文章怎么就敏感词了qaq,石墨:

https://shimo.im/docs/DyXoqw9YTVI5zu8G

{ 2018-04-29 /42 /171 }
 

订书针彼此咬在一起摇摇欲坠

用手去接它们以爱收紧

我的心布满刺痒的杂草

一团大风揉乱了四只眼睛


为了春天你烧掉一层皮

我的神经虬成血液的刻痕

不及油灯烫出的小坑

而你的发藏在纸页里

成为削薄的夜

剪下一块作枚不再奔走的书签


于是阴翳好眠


文字因此凹成一条酸酸的小路

铅字常在,墨痕总是溜走

信走向裹纱的别处

日日夜夜未曾等来


{ 2018-04-10 /6 }
 
1 2 3 4

© 芒穀 | Powered by LOFTER